咘何德一夜游  Mboq Hazdaek Youz Haemh Dog

来源:隆安教育信息网 作者:nazcauh 发表:2018-09-05 14:31 我要评论
               咘何德一夜游
       Mboq Hazdaek Youz Haemh Dog

    何德水库是本乡镇一个著名的中型水库,位于雁江古镇西北两公里处,距我家仅有不到一公里的路程。因为它的水源于一个叫做的“咘何德”泉眼,本地人就用俗语“咘何德”来作为何德水库的代名词。整个库区嵌镶在层层丘陵之中,沿岸树木繁茂青翠欲滴,水面碧波荡漾,烟波飘渺,既是水量充足的天然渔场,浇灌农田的“大水柜”,也是个景色宜人的好地方。
    农历七月十四下午,晚饭过后,我和友仔走出村外溜达。因为前几天听说何德水库库区内的度假村正在施工的消息,还听说每天晚上都有人进里面乘凉,不仅动了进去看个究竟的念头。
    听我这么一说,友仔立即附和道:“昨晚我进去过了,空气好,环境好,真不愧是难得的养生圣地度假天堂。”于是,两人踱着方步向着库区方向走去。
    半路上,遇到三四个中老年人,他们很亲切地向我们打招呼后,友仔对我说:“他们每天晚饭后都结伴出来,这不,刚从里面(即何德库区)出来。”
    说着说着,不觉走到雷横坡下,身后传来悦耳的喇叭声,回头一看,是村里的有财和曾乐两个。他们坐在两轮电动车上,一前一后正神态自若的向前行驶,一边上坡一边向我们打招呼:“哈罗,这么早啊。”
    友仔回应他们:“你们坐车先进去吧,我们走路慢一点,到了就坐一阵子等我们。”接着对我说:他们也是进里面去的。
    说到咘何德,自从上初中后,节假日经常跟着伙伴去那里放牛,水边、堤坝几乎每处都走遍,山丘上,沟壑下没有一处不留下我的足迹。那时少不更事而又特嘴馋,遍野的捻果、番石榴让我们大饱口福,没有野果吃时,为了赶走寂寞寻找乐趣,也做做爬山丘、穿树林、游泳之类的运动。直到后来家里卖了牛,我就很少去过。
    正想着想着,不觉上了坡,再向前大约二十多米的光景,就是库区大门了。进门后就是一条四米多宽的柏油路,路的左边是不算太高的红土岭,岭上种着一排排黄瓜、豆角,或笔直,或呈弧度,或呈折角地排列着,这里栈架上硕果累累,那边绿叶间鲜花烂漫;右边是宽阔的水域,不时看到大小鱼群来回游戈,个别调皮的还跃出水面,向着岸上路过的人做个鬼脸;岸边是一排鸭舍,一群群个儿硕大的绿头鸭或岸边信步,或在快乐进食,或在水面上嬉闹。
    再上坡,下坡,眼前就是本地土话俗称“diuzfai”的水库堤坝了。记得去年的同一个时间段,为了备战本县“昌泰杯”歌唱比赛,好多个晚上,我曾经来到这条堤坝上练歌。前不久听说这里已经变化,没想到仅仅时隔一年不来,竟然脱胎换骨得令我几乎难以辨认。首先是堤面全部铺上水泥,一年前还是芳草凄凄的堤面,变成了可以容纳两辆汽车并排行驶的水泥马路,再者是临水面的一边,还安装了水泥栏杆。栏杆是各类景区常见的那种,下半段已经被野草淹没。看样子就知道,这栏杆竖立在此已经不止是一两天了。
    右边临水的岸上,有一排平房,是一对养鸭中年夫妻的生活区。平房前是一个面积不大的院子,一棵不算太粗,也不算太高的榕树下,常常停靠着一辆两轮摩托车和一辆三轮电动车,这是一年前给我留下的印象。跨进院子,眼前的景象却已经是焕然一新:临水处不仅竖起栏杆,原先水泥地板也变成仿古青砖,榕树根部更是用砖头砌起一个高四十厘米,长宽一米左右的方框,还贴上了瓷砖。摩托车和电动车依然停靠在老地方,一只黄狗坐在屋檐下,正吐着舌头瞪着眼眼晴向我这个不速之客行注目礼。此刻,主人正在厅堂里静静地看电视,并没有注意到门外有客人“小驾光临(本人人微言轻,怎敢说“大驾”二字)”。
    我们不想打扰主人,就消消离开“鸭家小院”,顺着水泥马路继续前进。此时,不觉已经黄昏,天色渐渐暗淡,而路边电杆上的灯却突然亮起来。我们这才注意到,自从进了库区大门,一路上每隔一段距离,都竖着一条电杆,据说电杆上的灯是太阳能灯,每到黄昏时刻就会自动亮起,到次日凌晨某个时段又会自动熄灭。
    顺着亮堂堂的马路再走下去,不消几分钟,就是马路的尽头,也就是所谓的农家乐建筑工地了。
    这是一块面积不是很大的小平地,它一边连着一座小丘,其余三面被水玩绕着。站在高处往下看,它酷似稍微弧形的冬瓜浮在水面上,和地图上的雷州半岛颇为神似。记得早年,枯水期的时候,是个天然的小牧场,我可没少在这里放牛。雨季时,它被浊水淹没大半,没法再在上面玩耍,我们还不时站在高处往下看着发呆。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包括“雷州半岛”在内的整个咘何德库区,都是我少年时期的乐园。记得当年家里把水牛卖了,用卖牛得来的钱买来手扶拖拉机,我的放牛历史宣告结束了。后来,也曾因事到过好多次咘何德,却从来再也没有踏上这个半岛半步。一眨眼功夫,就是三十多年。
    几年前,不知是那个部门哪家公司那位老总用土把它填宽填高压实,接着在上面建了多间房屋,据说要开发旅游产业做农家乐。工程动工几年来,曾在去县城的半路上经过它附近的公路上时,好多次远远地往那边张望。每当听村里人绘声绘色地描述其精妙之处,没少有过去看看的冲动,眨眼间多年过去,竟因俗务缠身而没能进去探个究竟。今晚,无意间来到这个来到咘何德库区内,特别是踏上这个阔别已久的半岛上,而且是相隔三十多年之后首次故地重游的缘故,心情是格外开心,一番感概自然而然是避免不了的。
    印象中的一片荒草滩,已经比原先宽了不少,几座半成品建筑物拔地而起,包括一座主体已经完工,还搭着脚手架的大厦,甚是巍峨,一座还没有上油漆的歇山顶式六角凉亭和一座木柱长廊,一座已经搭好脚手架,还没有封顶的厨房。建筑群的中间,是一片开阔的平地,据目测足有一个半篮球场般大小。由于是节日的缘故(农历七月十四日是本地和临近几县市壮族同胞一个盛大隆重的民间节日),施工单位放假几天让员工回家过节,整座工地上白天空无一人。只有到了晚上,附近村民来乘凉时,这里才显得稍微有点热闹。
    半岛的沿岸都种上树木和花卉,还竖立起栏杆,间杂着几级石台阶通下水面。树影婆娑,鲜花怒放,站在树影下花丛中凭栏远眺,阵阵微风吹来,眼前波光粼粼,花香扑鼻而至,浑身都是凉爽,心情也不得不跟着舒畅起来。
    胡乱“呻吟”完毕,也进廊里坐坐。有财和曾乐早已坐在长廊里优哉闲哉地吐着烟圈谈笑风生,在一起抽烟聊天的还有同村的德仔、阿勤两个。此外,还有包括两对老年夫妻在内的好多个老年人,他们都是和我同村的退休农民。每天晚饭后按时到村口集中,待“人马到齐”就踱着方步向咘何德出发,来到这个未来的度假村散心、聊天、乘凉,是他们近一年来形成的惯例。他们说,等度假村建成后,他们每天晚上准时到这里来跳广场舞、练太极拳、唱粤剧、秀壮欢。 友仔正坐在他们旁边张大着嘴巴“洗耳恭听”,还不时附和上几句。连续几天的高强度体力活,加上白天高温,弄得我身体几乎散架,对于他们的话题,不管有趣无趣,我懒都得插嘴,就躺在长椅上闭目养神。正恍惚间,一阵轰鸣声连续不断由远而近,让我顿时睡意全无。
    “火车?”听到声音,条件反射似的一骨碌起身正襟危坐,而后掠过茫茫水面遥望对面岸上。
    前几天在友仔家喝酒,听人说每到晚上,火车从对岸经过时,灯光倒影在水面上闪闪发光漂亮极了,觉得蛮浪漫的。今晚既然来了,这样的美景焉能错过。
    和这里隔水相望的,是沿着岸边并排而过的三条南昆铁路线。随着轮子滚在铁轨上的声音越来越大,一束强光划过,只见一列几十节车厢的客运列车象钢铁巨龙一样急速奔驰。亮着灯光的车厢倒映在水面上,微风吹过,水面发出耀眼的光芒。列车很快过去后,车厢倒影没了,光芒也消失了,待到水面又恢复了原先的摸样,大家又打开了话头。而我呢,则听着渐渐减弱的声音,目送着渐渐远去的光芒和奔向远方的火车,边乘凉边听他们瞎聊。
    据说,这个“半岛”上的工程已经动工两年,主体建筑即将完工。等装修完毕后,一个绿树成荫,花团锦簇,有亭台楼榭,有客房餐厅,有广场舞台,可以泛舟,可以叹啤,可以K歌的度假村已经初具规模,一个集观光、饮食、住宿、游乐为一体的休闲圣地必定呈现在人们眼前。与此同时,库区内的其他景点要改造升级,火龙果种植基地、农家土鸭养殖基地、“那文化”之旅体验项目等特色产业也在不断发展。类似的话已经听了不少,以前只是抱着半信半疑的态度,没有想到过有实现的那一天,今晚的偶然邂逅,看了眼前的场景,总算让我坚定了信心,看到了希望。我想:在不久的将来,咘何德,这个藏在深闺的世外桃源必定掀开它的面纱,敞开它宽广的胸怀,迎来四方游客,成为人气旺盛的热门景区。
    
    正值农历中旬的南方,无论是城市还是乡下,居住在钢筋水泥垒成的火柴盒里,不开空调还真是酷热难当,而这里却是清风徐来浑身凉爽,使人忘记了时下正是盛夏季节。凭栏而立,迎着徐徐凉风,在对岸火车的来来往往中,在“游客们”的欢声笑语里,任凭着思绪信马由缰,却没留意到时间正在不知不觉之间消逝着。直到有财、曾乐满怀惬意地伸着懒腰离座打道回府,德仔和阿勤也说了一声“明晚再来”就跨上电驴后,一看手机,屏幕上已经显示出将近夜间十点钟,我才不得不收起心情停止思绪,和友仔也恋恋不舍踏上归途。
    至此,短暂的咘何德“一夜游”宣告结束。

                                                            20188311852












地址:广西南宁市隆安县城厢镇江滨路22号 邮编:532799 电话:0771-6522141 传真:0771-6526903
桂公网安备 45012302000019号  桂ICP备05000698号  政府网站标识码:4501230002